我不是支持廢死(根據經驗,對一件事發表看法前最好先說明立場,
而且這個立場要看起來很模糊,甚至語焉不詳才不會中槍,離題了),
我只是突然間想到前幾天吵的很熱的死刑存廢話題,有一些疑問,
而那些高喊「廢死不可」的人,真是他媽的讓我過敏,
剛剛看了草莓起司蛋糕冰淇淋的部落格,提醒了我一些事

本來我是一直覺得關我屁事而沒去關心的,
我家又沒殺人犯,我管那麼多幹嘛?
而且你看多數那些義憤填膺氣的要死的人,
他家有人被殺死嗎?那我真不知道他們在火大什麼

你說,對啊,現在跟我無關,等到我家有人被殺死我要哭就來不及了,
我是不懂什麼法律啦,但是法律的根本不就是「矯正錯誤」嗎?
索尼說的很對,假設殺人就要償命,那依照這個邏輯,
我們是不是應該要求強姦犯也被強姦,
要求強盜除了歸還他搶來的十萬塊之外,還要付十萬給被搶的人?
甚至失手戳瞎別人一隻眼睛的人也該被戳瞎一隻眼睛?

假設我們要用同樣的方式要求罪犯付出代價,
那法律刑責不是變成一種報復而已嗎?
為了讓被害者(或他的家屬)感到痛快,
可以報仇雪恨、覺得自己在心靈上得到一點補償,
如果真的要這樣「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那要不要乾脆直接廢了現有的法律,改用漢摩拉比法典就好了?

又,法律的最終目的,不就是希望維護整個社會的安寧,
讓每個人都乖乖的在自己的崗位上做自己的事不去犯人嗎,
假設一個人犯了錯,為什麼不能先設法矯正他,
讓他重新加入社會去創造自己仍有的產值?
應該這種做法(至少觀念)對社會比較有益吧?

那假設殺人犯被認定為是無法矯正的犯人,
所謂的無期徒刑不也是另一種永久將他隔離的方式嗎,又不是說非得要天人永隔才行,
如果法律的產生,只是為了要這樣裝沒事的抹煞掉"罪惡的存在"就想粉飾太平,
那法律也未免太膚淺了,難道真的讓他死就是除了罪惡的根嗎?

死刑這個東西施行多久了,還是一直有罪犯啊,
總不能說「來啊 來一個我殺一個 來兩個我殺一雙」吧
你要這樣殺阿殺的殺個沒完,是要殺到什麼時候?
應該要導正根本而不是直接讓他消失吧

對於死刑我還有一個疑慮,就是這是一個無法挽回的動作
我一想到之前有一個銀行副理叫林什麼的,白白被關了29年冤獄我就覺得很慘,(新聞)
他被關進去的時候年齡是四十出頭,等到證明他清白時他都已經七十歲可以當阿祖了,
在這29年中他已經錯過太多東西,也沒看過微波爐電腦手機,
別說手機,連BB Call都沒看過吧,甚至連話都忘了要怎麼講,
這就已經夠慘了,萬一殺錯人怎麼辦?
你浪費一個人29年的歲月可以把人家放出來再賠人家五百萬,
你要是浪費一條命你要賠多少? 多少都不夠

還有,為什麼台灣人明明對於司法的信任度這麼低,
動不動就有人出來高喊司法已死,卻偏偏在遇到死刑的時候,
要這麼拼命的叫司法人員「快殺吧快殺吧,通通殺死!」
你們都不相信司法,卻一點也不懷疑這個人是不是真的兇手嗎?
抱怨警察吃案,抱怨檢察官草草結案隨便找人頂罪,
卻完全相信那個死刑犯是真的兇手?這真是太荒謬了,不是天天都在喊司法已死嗎
難道他們沒有可能是莫名其妙被捲入一個殺人事件,莫名其妙被當作兇手嗎

從這邊就可以看的出來這整個世界有多麼偽善,
誰沒在網路上下載過MP3抓過電影? 你不知道當你開啟P2P下載軟體,
當你成為別人下載的「來源」的時候,你就已經觸法了嗎?
那你怎麼不叫警察快來抓你,卻偏要叫法務部長快殺人啊?
難道我們沒殺人,我們就是絕對正義嗎?

「正義」這種東西真的是偽善這種行為一個很好用的藉口耶,
支持死刑是一種維護社會公平的作為,所以我們很正義,
支持死刑是為了替被害者的家屬著想,所以我們很正義,
我們沒殺人,所以我們他媽的正義,
正義之人就是有權力要求司法人員快把那些罪惡的人宰了
反正算不到我頭上,我要怎麼大聲疾呼讓他們活該被殺我也不痛不癢

套一個個人意見的觀點,假設真的把我們跟那些殺人犯分成兩個群體,
不就是用"忍不忍的下心殺人"來區分嗎,
那要是我們現在也這麼忍的下心殺人,"我們"跟"他們"又有什麼不一樣?
你說,可是他們有錯啊,但是,難道殺人犯都是為了樂趣啊,
你以為那四十幾個殺人犯都是像艾德蓋恩覺得殺人好好玩喔才這樣做嗎
如果他們的動機是「那個人把我爸逼上絕路,害我家破人亡」,
那"我們"不就跟"他們"一樣是為了報復而殺人嗎,
一想到這裡我就覺得噁心到不行

以上,我不是支持廢死,事實上我覺得廢死需要探討的層面太多太廣,
那些都不是我能理解的,所以我不支持也不反對,留給更多能人去商討
(雖然我支持或反對根本就不重要),我只是對於廢死這個話題有一些疑問,
上面這些都是我很希望極度反對廢死的人可以給我解答的

還有,那些出來沉痛的靠腰的人實在太令人過敏了,
他們的論調嘴臉之偽善,簡直到了一種噁心的地步
這種「剷除異己」的制度並不如大家想的那麼正義,
有耐心看到我寫的文章到這邊,還沒覺得「他媽的哩勒公啥小」想要翻桌,
甚至有一點點覺得我的疑問算是合理(或也跟我有相同疑問)的人,
我只能說,我們腦波都很弱啊~

創作者介紹

人體煉成實驗室

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