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了,可以寫了,不需要再害怕示弱了。

晚上11點半,不知道犯了什麼毛病,想要一個人去散散步,而且一走就是一小時,
一面吹著冷風抽著菸,一邊想事情。

說真的,雖然我一直是以自我為中心的活著,
但有時候也是會想要知道在別人眼裡抽著菸的我是什麼樣子,
不是在意,只是好奇。

一直以來,就算被教訓「女孩子家抽什麼菸」,我還是毫不在乎的抽,
不像別人說的我總是冷淡愛擺酷,只不過是想要做自己想做的事罷了,
路邊的大嬸皺起的眉頭、經過的男生找到同好的眼光、在我旁邊坐下也點起菸的女孩子,
通通都無視,這十分鐘內我只想一個人獨占那些溫暖。

藉著菸思念某個人絮絮叨叨的樣子,亦或是只看過幾次的,他抽菸的側臉,
甚至他壓下我想點菸的手,默默流眼淚的樣子;
那根被他的眼淚打濕了一點的菸,在他關上門離開之後,
我其實很想緊緊握在胸口,卻也只是顫抖的流著眼淚抽掉它,花了好大力氣才點起來的。

在抽菸的同時,也想著在他眼裡,我倒底算什麼呢?
三年過去了,卻在一眼之間就被惡狠狠背叛,他留下欺騙然後離去了,
一句交代或解釋也沒有,連分手也沒說,還讓別人轉告我他要到家裡來收拾他的東西,
留下一句「我等妳」,就把我遺棄在原地自己走掉了;
在被拋棄的同時,我卻還因為他最後的謊言而傻傻相信著他是愛我的,
只是我不夠成熟,必須變得更好,才有資格再站在他身邊。

但現實是,他找到他更想要的幸福之後,回過頭來捏造了更多謊言攻擊我,
讓我成了最傻、最令人厭惡的人,當他說著「滾出我的生活」,
我的世界也在那一瞬間瓦解了。

我甚至不知道過去的三年中,他說的話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說等我是假的,那麼說愛我也是假的吧,想跟我一起生活是假的吧,
原本美好甜蜜的回憶一瞬間變的好令人懷疑,不真實的好可怕,可怕的讓我好痛苦,
不只是他離開之後的日子,連帶過去的回憶都讓人心痛。

我並不是因為他的離去而難過,是突然體會到原來愛情是這麼無足輕重的東西,
無論三年以來愛的多麼深刻,一起走過多少,竟然一夕之間就被對方當作沒發生過,
並不是他不愛我讓我難過,而是他的狠心讓我難過,我心疼過去而難過,
為了不明白我到底算什麼而難過。

但是,一但沒有愛,我就什麼都不是了,說不定我流淚的同時,
他正跟另一個女人抱在床上滾來滾去呢。

三年過去了,又一年過去了,四年後十八歲的我感到自己長大了不少,
雖然還不見得成熟到哪裡去,但與其卡在年輕與成長中,不知道該向前看還是向後看,
不如就不要掙扎著遺忘然後又奮力的想起,好好去學會該怎麼容下更多的傷口。

自己偷偷的想,hurt的三態為什麼不變? 因為不管過了多久,傷口仍然是傷口,
雖然不一定會痛,卻是不管花多大力氣去掩飾都不會消失的,但總有一天,
不只是這個人,每個人都會成為別人、下一個別人、下下個別人的前男友/前女友,
It's hard to know who's on your side. 誰知道你身邊的幸福可以維持多久呢。

不管如何,至少我是那麼義無反顧的付出真心,儘管我的明天被奪走了,
什麼期待未來通通都消失了,他們要去哪些我們約好要去的地方,
我還擁有回憶,即便令人心痛也罷。

其實我只是試著想要投入所有,去填補你靈魂裡的那個缺洞,
但是你想要的,還要更多、更多…

你的傷口跟破損,我是愛著的,甚至想奮不顧身的在自己的肩上也劃一道同樣的,
你問過我的,假如我們分開,我會不會去把你追回來;
只是,你卻忘了假設你找到你更想要的幸福這個情況。

我,從頭到尾,就是那麼想要獨占你一個人,
你親吻過別的女人的嘴、撫觸過其他肌膚的手,很髒。

與其渴求著那份不屬於我的、骯髒的幸福,低聲下氣的求你、對你搖著尾巴討好,
我還是想要用醜惡的樣子將原本的愛轉為憤怒,然後發洩掉,
留下最後一點點的尊嚴。

越是渴望擁抱就越覺得冷,你,可以從我的故事裡消失了,一直這麼說服自己,
只要手上有菸,每次十分鐘靜靜的回憶就好,只有這十分鐘,我可以獨占腦海裡的你,
但最可恨的是,我他媽的還想你。

幹,還是想你。


--
我並沒有成熟到可以原諒你所做過的一切,
也沒有死心踏地到可以遍體鱗傷還緊抓著不放,
所以只能這樣了,即便遺憾怨忿,也是遺憾怨忿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衛 的頭像

人體煉成實驗室

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