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數不清來回幾個隔世,妳錯過了我多少年華?還要為妳喝幾碗孟婆湯,究竟還要幾趟輪迴,才能讓我在妳身邊?

那三途河畔的曼殊沙華啊!今次為何不飄香了?那麼該要如何喚醒我幾個前世的記憶?

我坐在黃泉路上望著這兒唯一的風景,是冥界中不二的顏色,黑白的天地間,只有大批大批開著的曼殊沙華,血紅色的火照之路啊,沒有花香,我哪能放心走向幽冥地獄。

忘川彼岸搖曳著的花,儘管姿態風流嬝娜,卻也不如妳,娉婷可愛的勢貌也不如妳,這世上哪裡有比妳更加嬌美的呢。

即便紅塵繁華,除卻妳也不過是蠢物罷了,有了妳的溫柔鄉,誰還管凡世間污濁流轉的富貴場?

只是美景不可永久,瞬息間便又樂極生悲,妳輕蹙著的蛾眉啊,似有波光瀲灩的眼、銀鈴作響的笑,天然雕飾非蕁麻蕺草作假扮偽成姚黃魏紫,可這下呢?還要我追尋幾個來生?莫非真成了我到頭一夢?手中緊捏著妳摔成雙的碎玉,不知妳還有帶著麼?

幾次妳被賣給閶門前的鴻商,我進了權臣之門,或妳迫作新妝遞入宮去,某一世服毒殉情妳未死,而妳前幾世等我似的自縊,又幾生我投井而亡,還哪回牽手跳崖失散了,仍然無法廝守。

而今生妳又生在哪戶人家?上次見妳時已是鶴髮,今回我又該上哪找妳?


「彼岸花,開彼岸,花葉永不照面,生生相錯。」形容的不就是妳我嗎?這無情無義的花呀!猶如無情無義的命運捉弄我倆,昨日之妳永不得與今日之我相見。這自願投入地獄的花呀!為何遭眾魔遣回而徘徊在黃泉路上?

風吹動了滿路曼殊沙華,帶起了溢滿四周濃烈的香味,可否記住妳了?

摘起了一朵彼岸花,走上了奈何橋,在望鄉臺上再看一眼人間,孟婆從亭子裡走出,將孟婆湯遞上。

「喝吧,喝了之後,將所有的牽掛都忘卻。」
「我不能喝,我還有要尋覓的人呢。」
「你為她幾世所流的淚,都讓我熬成了這碗孟婆湯,我已通融了千年,不能再等;忘了所有喜悲歡愁,莫再追尋。我知你苦,才要你喝。」
「再通融這一回吧?一回就好。」

「不喝也成,那跳忘川河吧,許你再等一個千年。千年之中,無論你幾度看她走過,皆不能言語相通,你看她一遍又一遍走過奈何橋,盼她不喝孟婆湯,卻怕她受不得忘川河中千年煎熬之苦也無謂?千年之後若你心念不滅,還能記得前生事,我就准你重入人間,還陽去追尋你愛。」

我望向三生石上鐫著的「早登彼岸」四個大字,竊想若一飲孟婆湯忘憂,以為好像什麼都留下了,就可以毫無後悔地投去下一世,直到再踏進的那一刻,看見了花,聞到了香;離去的那一刻嗅到了味,喝到了湯,原來一切都沒有被遺棄,都還在靈魂深處,只是先欠著,欠不在人間而已。

於是我咬了指,選擇用血記妳在三生石上,飲了孟婆湯,將碎玉扔進忘川河裡,我記不住妳,那麼讓碎玉記著吧,願它帶著我千年的思念,當妳經過這兒,仍能感受有人想記著妳。

今生已知前生事
三生石上留姓氏
不知來生她是誰
飲湯便忘三生事

「彼岸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花葉永不相見。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若有緣,咱們再見,屆時我願為妳嚥下斷腸草,即便三日而亡,也要憶起我倆的情。

諒解我無法找到一種愛,即使生生相錯,妳仍生生永記;因為全化成了花,散成了香,記在遠遠的帳上,生死交錯的時候,它就會飄過妳身旁。

諒解我,沒有一世能夠為妳好好活一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衛 的頭像

人體煉成實驗室

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