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並不需要透過指責別人來證明自己活的比較真
或者根本也不需要經常反思來修正自己是不是不傷人
在兩廂不需要中總是斟酌
竟然開始問自己說這句話適不適切
而猶疑不定經常讓人忘了自己在想什麼
只注意到別人聽了後在心中作出什麼反應

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