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3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真的很喜歡這首歌,是張懸寫給過世的外婆的,不知道是不是我聽過的歌太少,總之我覺得這首歌跟其他思念親人的歌不同,不是痛哭流涕的灑狗血、呼喊著你為什麼要走或是我好想你,而是用一個溫柔的語氣,告訴外婆「我知道妳去到那裡會很快樂」。

說真的,給人溫暖就是焦安溥的專長,張懸我愛妳!!
(順帶一提,張懸在MV裡被拍的美死了。)

作詞:焦安溥    作曲:焦安溥


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昨天被拖去參加所謂七叔公要娶媳婦的婚宴,我不知道七叔公的兒子我該叫什麼就算了,我根本連七叔公都沒見過啊幹。

婚宴的場地在高雄燕巢,由我那個熱愛下載A片周杰倫的叔叔當司機負責開車,但是叔叔轉彎時也非常熱愛大切式的甩尾,拎北坐在後座被甩來甩去頭很暈,一整個很有在坐雲霄飛車的感覺,開到半路時我很想下車,看到「↑義大醫院」時很想說「你乾脆就送我去那邊吧…」,總算到目的地的時候我都覺得我好飽。

而且我一定要講一下,喜帖中附有一張地圖,該轉進去的小巷子(真的很小哦,一台車開進去都覺得後照鏡快要磨到牆壁那麼小)畫得比國道還寬啊踏馬的,害拎北都看著地圖了還報錯路,幹,而且拿來當作地標的清水寺明明就兩棟透天樓寬而已,畫的比醫院還大間啊踏馬的。

後來總算到了那邊,本來想說可以直接進桌等,可是家嬤劉玉女士很堅持要去親戚家坐一下,我向來最討厭這種有需要見到(平時根本沒在連絡的)親戚的場合,尤其是他們還需要穿禮服的場合,踏馬的每個人穿上禮服後都會變得很討人厭,滿口講出來的都是客套話真是煩死我了,而且他們都會說「哇~我那時候看到你才這麼小(比著膝蓋的位置),現在都長這麼大了,害我認不出來」,拜託,我要是都沒長大才奇怪吧?我整個很尷尬的一直假笑,一直在想說「可以走了沒可以走了沒」又不能擺出不耐煩的表情,真是有夠痛苦的。

接著姑姑也到了,總算可以逃離那個地方進桌等,就是一連串莫名其妙的鬧劇的開始,首先,講一下整個婚宴的設備…除了傳統流水席會看到的電子花車之外,在上面的竟然是一個唱歌很難聽、長的像王金平的歐吉桑,我本以為婚禮的節目就是要有穿著短裙的辣妹唱我的一顆心啊,竟然是個歐吉桑在唱Love me tender。

參加婚宴還有另一個讓人杜爛的地方,就是你必須跟那些長輩都很熟但你根本不知道他們是誰的親戚坐一桌,大家大眼瞪小眼很尷尬之外,誰也不敢先挾菜,必要時你還得趕緊囌的一聲解決掉碗裡的食物以便別人要打包,然後打包完事無止盡的等著下一道菜何時上來,而且該婚宴雖然是流水席,不過旁邊竟然有飲料的吧台,需要飲料可以去拿,但是他提供的飲料是菠、菜、汁!怎麼會有婚宴提供菠菜汁的啊?不是都應該是香吉士的柳橙汁芭樂汁嗎…大家期待中的流水席就是要大魚大肉怎麼會有這麼養生的東西,我真是快被搞瘋了。

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因為我看了一下覺得他說的大部分都很準,作者又開放轉貼我就貼過來了,
不過也有地方不準,我先列一下:

(1) 的後半段,我並不會去搶別人的情人,因為怎麼得來的就會怎麼失去。並且,我不花心。
(2) 我才不會限制情人一堆咧,我超討厭被管的。不過很討厭被別人討論自己的感情是真的,但方式不是不承認,而是不會主動提。
(3) 的話基本上是完全準確…完全無法忍受失去自尊心的感覺。
(4) 就沒什麼感想,我還沒遇過類似的情形,所以也無法說出準不準。

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太久沒寫網誌了,一直處於一種覺得很煩的狀態,所以忽略這裡之後再回來,連文章分類都不清楚要怎麼用了…我發現我好像常常忽略這裡一陣 子,然後再回來。

聽了一整晚的披頭四,忘了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的,反正有一段時間了,是這一年來才從喜歡變成熱愛的,B'z也是,但還是沒有很喜歡Oasis,我也 不曉得為什麼,離題了。

連續聽八小時一百多首的披頭四頭也是會痛的,可是睡不著的感覺真的讓人很幹,
我突然想到這一年我的喜好突然變了很多,喜歡上後搖滾,尤其是台灣團,
有點吵鬧的自溺好像還蠻像我的,後搖滾這種音樂對我來說,就好像母體裡的羊水一樣,
戴上耳機就隔絕了外面的世界,在音樂中沒有人唱歌來打擾,讓樂器的聲音塞滿每一個毛細孔,
讓歌曲的進行將情緒放大到極端,每一首歌都好像一段影片一樣,尤其是甜梅號的音樂,

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不是支持廢死(根據經驗,對一件事發表看法前最好先說明立場,
而且這個立場要看起來很模糊,甚至語焉不詳才不會中槍,離題了),
我只是突然間想到前幾天吵的很熱的死刑存廢話題,有一些疑問,
而那些高喊「廢死不可」的人,真是他媽的讓我過敏,
剛剛看了草莓起司蛋糕冰淇淋的部落格,提醒了我一些事

本來我是一直覺得關我屁事而沒去關心的,

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只是在想,如果十年前那個剛上國小的我自己,可以看到我現在的樣子的話,
她會覺得很慶幸我沒有變成我討厭的那種大人,還是會覺得應該警惕一下不要變成現在這麼叛逆呢?

或者,二十年後老了的我自己回頭看從前,會覺得佩服自己年輕時真是有勇氣、很有「叫小」,
還是會遺憾當初應該乖乖聽話任人擺佈當個沒有想法主見的職業乖小孩?

至少,五年後的我自己再看現在,是會叫我咬著牙撐下去還是會一把斃了我叫我「砍掉重練卡緊」?

如果我當初沒有乖乖聽話,我現在會在幹嘛呢?
如果我之後沒有那麼衝動,現在我又會在幹嘛?

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